阅读历史
换源:

第321章 目的

作品:攻略小社会|作者:燕子回时|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2-14 15:29:50|下载:攻略小社会TXT下载
  不用想也知道,女秘书肯定是被美色所惑,不知不觉就把人引进来了。

  年伯同撑着头,对女秘书挥挥手:“你去忙吧。”

  女秘书的一会被陌生帅哥所惑,一会被自己家老板那张脸迷得头昏眼花,又愧疚又激动,最后带着复杂的心情工作去了。

  小白手里拿着手帕,复古的大背头两边自然的掉了些许下来,让他显得更加病娇。女秘书离开之前,他掩嘴轻咳一声,顿时引得女秘书忍不住侧目多看两眼,一脸不忍的表情。小白进门后拿脚踢上门,看了年伯同一眼:“你都派人查我了,见一面你还怕我吃了你啊?”

  年伯同看他一眼:“来的正好,我也想请教孟先生几个问题。”

  小白手里握着手帕叠得方方正正,他轻轻摁了摁唇边,又轻咳一声,道:“哎呀,巧了。那咱们俩可真是天生一对,你有问题,我有答案。真好!”

  年伯同的脑子里想到了方星河的那个形容词:蛇精病。

  还别说,很象形。

  他坐在办公桌前一动不动,小白特别自来熟的往沙发上一坐,露着眼睛看着年伯同,“年先生,你有什么问题,问呀,我保证知无不言。”

  年伯同盯着他,半响他开口:“你有什么目的?”

  小白拿手帕掩嘴笑,“我能有什么目的?不过是想跟年先生交个朋友而已。怎么?看不上啊?我好歹也是中州孟氏唯一的继承人,虽说玩票似的玩过几个公司,勉强被人尊称一声‘白总’,听闻海洲有位年先生,英俊帅气多金,我这心里就特别敬佩,特地过来结交一下。“

  年伯同嘲讽的笑了下:“所以绑架我的家人来结交?孟先生这结交的方式真是独树一帜,让人耳目一新。”

  “哎,我听人说,年先生没上过几年学?怎么还会用成语啊?”小白一脸震惊的表情,“没想到比传说中的要有文化那么一点点嘛。”

  年伯同没有表情的看着他,“孟先生口口声声知无不言,却故意插科打诨。如果孟先生只是过来找乐子……”年伯同伸手合上电脑,绕过办公桌,直接站起来,走到小白面前,粗鲁的一把抓住小白的衣服前襟,根本不管他不是病娇的黛玉,把他整个人都拖起来,一路拽着朝门走去。

  小白抱着他的胳膊,两条长腿平伸着,鞋跟摩擦着地面,发出“呃呃呃……”的惨叫。

  年伯同拉开门,把小白整个人都扔出去,随后关门,重新回到办公桌前,不受任何影响的办公。

  整个公司都惊呆了。

  他们没想到,那个娇娇弱弱的病美男被精英大厦的楼花给丢出了办公室。

  小白平躺在地上,眼睛看着天花板,一动不动。

  大家都担心他死了。

  直到商世从卫生间拿了拖把,用拖把头在他腿上戳了戳,小白动了一下,商世站起来:“没死。”

  大家纷纷散开干活,幸亏他们有楼花老板,要不然看到这病美男,铁定大规模覆没。

  小白一直盯着天花板,在地上躺了老半天,然后往办公室的门跟前游了游,然后拿脚踹年伯同的门:“咳咳……老子告诉你,没这么容易算,老子还会回来的……”

  办公室的门突然开了一道缝,一块带着香气的手帕以一种被嫌弃的姿态从屋里被抛了出来,砸在小白的脸上,小白冷笑:“你给老子等着!”

  躺了老半天,他自己爬起来,手里拿着手帕掩嘴,气喘吁吁的走了。

  等他走了之后,其他人纷纷探头,“病美男走了?”

  “走了!”

  “不愧是咱们年总,毫不怜香惜玉,直接就丢出来了!”

  “你看到啦?怎么丢的啊?我看到的时候他已经躺地上了。”

  “就是那种拖死狗一样的,抓着他前衣襟,直接给扔出来的。”

  “年总威武!换我,我都下不了手。”

  ……

  方星河下午的课被老师临时取消,老师生病请假了,方星河自己直接带着书本,来精英大厦找年伯同,结果走到楼下,就看到小白那身白的一塌糊涂的衣服上有些褶皱,大背头都有些乱了,貌似比第一次见到的时候狼狈。

  她想躲起来避开小白,没想到小白眼尖,一眼看到她了。

  “你!就你!”小白朝她走来,方星河顿时提起嗓子眼,转身撒腿就往商场里跑,小白指挥秦承寺,“把她给我带回来!”

  结果方星河经常来,对商场的地形更熟悉,她动作迅速又很有目的的一通乱窜,很快吧秦承寺甩了,自己也顺利在五楼上了电梯,直奔三十楼。

  “老年,神经病又出现了!”方星河进门,一脸兴奋的说:“还想捉我,想得美,也不想想我精英大厦我来了多少次。哼!”

  年伯同急忙站起来:“他又想抓你?”

  “嗯。”方星河点头:“今天又穿了一身白,不过没有上次体面,有点狼狈的样子。”

  年伯同却拧着眉,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方星河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抬头看他:“干嘛呀?”

  年伯同说:“没什么,就是觉得你的那个形容词没错。”

  方星河看着他,“什么形容词?”

  “就是那个小白人。”

  “哦,蛇精病!”方星河顿时笑着说:“没错,他就是神经病,跟他的司机就是天生一对!”

  她还沉浸刚刚追逐的兴奋中,坐在沙发上晃着脚,继续说:“老年,你说那神经病天天给人送钱,其实是脑子不大好吧?”

  “我也觉得。”年伯同一脸担心的坐在她身边,“以后遇到那种人,躲的远一点。”

  “哎,我今天没来得及躲就被发现了。”方星河拖下巴:“说起来……那个人确实很奇怪,为什么老缠着我呢?莫非……他看上我了?”

  年伯同:“???”

  方星河见他的表情,解释:“你看,要不然说不通啊?我都遇到他多少回了?我现在都有怀疑他是故意撞我的。要不然怎么就老遇到他?还天天不一样的造型,后来又去学校找我。我觉得他那种骄傲的人,是肯定不会承认喜欢我的,所以,我怀疑他暗恋我。”

  年伯同坐着的时候换了好几个动作,最后才整理了思绪看着她:“我觉得没那么简单。我怀疑他是另有目的。”

  方星河急忙看着他:“你觉得他有什么目的?哦,最有可能的就是那个五十万,他觉得赔亏了,心中不满,十分生气。要不……我们把钱还给他?”

  “那是给你的零花钱,也是你受到惊吓的精神损失费,不还。”年伯同说:“不过,也不能老是让他骚扰你。”

  “那你要怎么办?”

  “哦,我找人查了下他的家庭情况,他虽然成年,但是他家里管他很严,我已经让人联系了他的父母,想要跟父母当面谈谈。”年伯同说:“熊孩子总要有人管,如果他父母不打算管,那改成我们管。”

  方星河眼睛一亮:“老年,要不然,我们以牙还牙!我们也碰瓷他!”

  “他有钱,碰瓷不管用。”年伯同说:“他不是绑架过你吗?我们也用同样的办法对付他就行。”

  方星河使劲点头,满脸都是兴奋劲:“嗯嗯!吓唬他,就说要划花他的小脸,往衣服上吐口水,弄脏他的头发,让他没脸见人!”

  年伯同愁死了,“不用那么暴力,揍他一顿就好了。不打脸,打脸人家会说我们暴力,就打肚子或者打屁股吧,让他不好意思拿出来给人看的位置,都行。”

  “那容易啊!阉了他!”方星河说:“保准他这辈子都不好意思告诉人。

  年伯同:“……”

  他好像接养了一个有点暴力倾向的孩子。

  “我还有一个好办法。”方星河说:“我听人说,给猪打合格表情的印章,洗不掉,我们可以在他屁股上盖个那样的印章,让这辈子都不好意思脱衣服!”

  年伯同:“……”

  他伸手摁在方星河的肩膀上:“现在还为时过早,我先找他父母聊聊再说。如果能和平解决,也不想让他留下什么阴影,是不是?”

  方星河赞同:“也是,总要给人改过自新的机会!”

  ……

  海洲市最豪华的酒店内,某个帝王级别的套房内,小白穿着睡衣趴在沙发上,一个女服务员过去,脱下他的睡袍,从旁边的工具箱里拿出专业的精油,往他身上抹,然后开始给他按摩。

  小白舒服的哼哼:“轻,轻点……啊……”

  女服务员被他叫的脸红耳赤,低头着头继续推拿。小白一直发出可疑的哼哼,让外面路过的人都怀疑里头在干什么坏事。

  秦承寺走到门口,本来都要推门进去了,结果听到那动静,也跟着退了出来。他在门口等了四十多分钟,那女服务员才提着工具箱,脸蛋红红的离开了。

  秦承寺进的时候,就看到小白在系睡衣腰带,他窒了窒才说:“白总,孟先生让您回去一趟。”

  小白为了区分他跟他爹的差别,强迫所有认识的人都喊他白先生,要不然大孟先生和小孟先生,谁知道喊谁的?喊起来还怪里怪气的。

  听到秦承寺的声音,小白回头看着他:“要你说?要你说?!他让我回去我就要回去?凭什么?”

  秦承寺只好说:“之前开出去的五十万支票,孟先生发现了,让白总您回去交代一些花哪了。”

  “还能花哪了?买东西了,我吃了,买车了,不行啊?”

  “孟先生说了,吃了要长肉,买车要开回去,如果是泡妞了,也得带个姑娘回去。”秦承寺说:“白总,要不回去交差,实话实说吧?以前也不是没有过,孟先生会原谅您的。再不济,您去跟叶女士求个情,她也会帮您说情的。毕竟她疼您呀。”

  小白冷笑,狠狠的一拉睡袍腰带,结果用力过度,差点把他自己勒断气,他“呃”一声弯下腰,秦承寺赶紧给他松开腰带,有点担心,这经常能把自己作死的本事,天下估计也找不到第二个了。

  小白捂着肚子坐下来,有气无力道:“我不回去,就是不回去,有本事,他弄死我。”

  “白总不想回去,是因为年伯同的关系?”秦承寺小心的问。

  “跟他有什么关系?老子就是过来看看姓年的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怎么了?我就看看怎么了?碍着谁了?”小白眯眼:“他今天还丢我了!把我整个人扔出去,很好,他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秦承寺:“……”所以有些狗血猎奇小言不能随便让白总看,看看,这种俗不可耐的台词他都背下来了,“白总那孟先生那边怎么办?”

  “你就说……我脚扭了!”小白抓抓湿漉漉的头发:“脚扭了,不方便走路,当然就赶不回去了。”

  “白总,这不行吧?”秦承寺说:“脚扭可以坐车。要不然,说你在洽谈业务?”

  小白想了一下,突然伸手一拍沙发座位:“这主意好!他要查起来,我就说跟年伯同谈业务!说干就干,对了,年伯同是干什么?”

  ……

  晚上在家里,方星河正在沙发上看摄影书,年伯同突然在她旁边坐下,说:“星河,有个实习的机会,你要不要试试?”

  方星河茫然,“什么实习的机会啊?”

  “公司最近接到了一个项目,主摄影师那边缺个摄影助理,你有兴趣吗?”

  “拍人物?”方星河问。

  “对,一组系列人物,追求自然风。摄影师是公司特聘,接项目很挑剔,要求也高,一直想找个机灵点的助理,已经换了三个,他都不满意。”年伯同说:“你的人物风格自然清新,所以我觉得可能会适合。”

  “我还得上课呢,要拍多长时间啊?”方星河问。

  “时间也要不了多少,两周左右。是个女明星,为人也很挑剔,你看看有没有兴趣。”年伯同说着,把项目资料拿给她:“你研究下,看想不想去学习学习。”

  方星河随手翻看项目资料看,她的视线落在女明星的名字上,抬头看他:“那个女明星是沈一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