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千两百六十五章 淳淳教导

作品:大楚怀王|作者:腊月青梅子|分类:综合类型|更新:2020-06-16 20:52:45|下载:大楚怀王TXT下载
  熊槐摇了摇头:“虽然说对了一半,但大错特错。”

  对了一半,却大错特错?

  太子横一愣,露出迷惑不解之色。

  熊槐看着满脸迷惑的太子横,解释道:“寡人率先询问你,本意是在考察你,但却是在考察你的识人用人,以及分辨是非的能力,而不是你的谋略。”

  说到这,熊槐不等太子横开口,飞快的接着道:“你是我楚国太子,也是我楚国储君,未来的楚王,对于君王来说,治国之道以及兵法韬略,当然是不可或缺的,但这些,却不是最重要的。

  对于君王而言,最重要就是识人用人,以及分辨是非。而君王需要精通治国之道,以及诸子百家学说,其最重要的目的,便是在无数的人才中,分辨出对自己有用的人,并能分辨出这些人才所建议的策略是否是真正对国家有利的。”

  说到这,熊槐问道:“太子,昨日宋使臧子来,随后寡人就传出召集群臣的命令,对于这样的变法。

  太子你是应该也提前召集身边的臣子,然后一起商议臧子来楚的目的,并决定如何应对臧子了吧!”

  太子横心中一慌,虽然他昨天并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也没有与臣子商议,甚至连今天的对策,都是他自己临时想的。

  但是,此刻在自己父王的注视,他不敢承认自己没有丝毫准备以及警惕。是以,他只得点头应道:“父王明鉴,这的确是儿臣与身边臣子商议的结果,只是,儿臣等人目光短浅,让父王失望了。”

  熊槐点了点头:“寡人是很失望,不过,更多的却是对太子你身边的人失望。”

  说着,熊槐在太子横失落的目光中,抬眼看向前方,目光有些游离的道:“寡人老了,没几年可活了。

  不仅是寡人,还有令尹柱国乃至左尹左徒他们,年纪都不小了,即便是最年轻的左徒,也是快到知天命的年纪了。

  无论是寡人,还是令尹他们,无论是谁在今天夜里无疾而终,寡人都不会意外。

  就跟一年前的惠子一样,前一刻他还好好,还说要跟寡人详谈,但下一刻他就猝死了。”

  太子横听到这,立即安慰道:“父王有黑帝庇护,必能神寿绵长。”

  熊槐笑了笑:“即便神明如黄帝,也有御龙归天的一天,更可何况是寡人呢。”

  说到这,熊槐脸色一正:“可是,经过刚刚的考验,寡人却对太子的识人用人,以及对太子你身边的谋臣贤臣很不放心。”

  太子横闻言黯然。

  “所谓一代君王一代臣,一旦寡人崩,然后令尹他们隐退,甚至是令尹他们全都死在寡人前头。

  那么,以太子你以及你身边的臣子,能撑得起这个偌大的楚国,并延续寡人的事业吗?”

  太子横受到自己父王的锥心之问,顿时全身一僵,然后默然无语。

  此时,熊槐见太子横默然,便开口道:“太子你可愿听听寡人与诸贤对宋国一事的对策?”

  太子横闻言,立即收拢思绪,拱手道:“请父王赐教。”

  熊槐点了点头,然后将自己对齐宋两国的安排,以及对三晋秦燕等五国的应对,全都向太子横抛出。

  甚至,为了防止太子横听不懂,还细细的将各国的不同反应以及变化,全都一一进行针对性见解与说明,并还细说了如何将天下各国全都拉上楚王的战车。

  说完,熊槐咽了咽发干的喉咙,看着太子横问道:“寡人与诸贤关于齐宋的计划,比起太子你与臣子商议的对策,那个更好?”

  太子横闻言,有些落寞却更多的则是心悦诚服地道:“儿臣远不如父王。”

  熊槐一听,站了起来,然后走到太子横身侧,右手按住太子横的肩膀上道:“太子,你做了三十多年的太子,也曾监国多年,现在的你,应该已经是一个成熟的储君乃至是楚王。

  现在的你,应该要学会自己发掘人才,并启用人才。

  一个合格的君王,必须要有一大群贤人的辅助,一大群贤人查漏补缺,只有这样,才能支撑的起这个庞大的国家,也才能将这个庞大的国家变得更加庞大。”

  说着,熊槐饱含深情的道:“太子,你要努力啊!

  寡人最希望的事情是,将来九泉之下,当太子你来见寡人的时候,寡人希望太子你告诉我的是,三晋已经成为过去,甚至燕国也已经不复存在了。”

  太子横闻言,顿时觉得自己的肩膀沉甸甸的,仿佛父王的手重若千钧一般。

  但是此时,他却没有感到自己在这个千钧之下有不堪重负之感。

  相反,他此时虽然有些羞愧以及感动,但这羞愧与感动的内心中却涌现出无限的力量,甚至,在这股力量的支撑下,他感到千钧之重,也只是等闲。

  此时,太子横双目含泪的看着熊槐应道:“请父王放心,儿臣一定能撑得起这个庞大的国家,甚至能把他变得更加庞大。

  如若不然,虽九泉之下,亦不相见。”

  “好!这才是寡人的好太子!”熊槐大喜的喊道:“太子,你去吧,寡人会在背后支持你的。”

  “谢父王。”

  太子横拱了拱手,然后转身离去。

  此时,熊槐注视着太子横渐行渐远,然后极为复杂的长长一叹·····

  另一边,隐居在寿春城中的龙舒君,得到今日朝议的消息后,顿时眼睛一亮。

  “太子与屈原他们意见相左,由此引发变法派与反对派的大冲突,这是一个好机会,一个分裂太子与屈原他们的好机会。”

  说着,龙舒君立即将朝中反对新法且又属于江汉贵族的大臣列了出来,转瞬间便罗列了十余人。

  而后,龙舒君招来门客吩咐道:“快,这份名单上的大臣,立即给他们的心腹门客每人送去五十金,告诉那些门客,这是打击新法破坏新法的好机会,让他们鼓动自己主君去找太子,全力促成楚宋联盟。”

  “诺。”

  门客离开后不久,龙舒君再次收拾东西,又换了一个住所。

  当日黄昏,二十多个大臣齐聚太子府,纷纷向太子横进言楚宋联盟之利。

  当夜,太子横送走这些大臣后,不禁感叹道:“唉!既然屈原他们已经愿意做坏人了,那孤救勉为其难做一做好人了。

  父王说的对,虽然我楚国不能出兵援助宋国,但也得给宋国一些希望,这样才能让宋国拼尽全力抵抗齐国!”

  说到这,太子横有迟疑道:“只是,这样一来,孤似乎就在新法派与反对派中越陷越深了···”

  顿了顿,太子横又勉励自己道:“孤身为太子,父王又将国家托付于我,我岂能如此惜身。

  身为未来的楚王,即便是背负着楚国前行,这又有何妨!

  老子说:贵以身为天下者,则可寄于天下;爱以身为天下者,乃可以托于天下。

  孤且勉之!”

  说完,太子横心中的不安顿时消散了大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