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四十六章 我摊牌了

作品:黑龙山府|作者:七星肥熊|分类:综合类型|更新:2020-03-28 15:24:54|下载:黑龙山府TXT下载
  营地之外,魔军一清。

  善绝魔君挥了挥衣袖,暂时松了一口气。

  “看来情势控制住了!”

  善绝魔君瞥一眼身后的人,洗玉湖御八家中柳家的家主,柳通。

  “还是多亏柳城主的相助之力。”

  洗玉湖的御八家是一个行商人联盟,松散但行之有效。

  柳家占据了长股城,称霸一方。

  “不敢,能够为东魔宗效劳,实在是柳家的荣幸。”

  御八家不属于道门,也不属于魔门,在两者之间采取相当实用的态度。

  柳家与东魔宗合作,有着长远的考虑。若是东魔宗宗主翟让真的能够成就妙离魔主,开辟一界。

  那么柳家不仅能得到巨大的商机,在洗玉湖站的更稳,背后也能够得到相当强力的助力。

  “魔潮将散,此刻还是早些准备,进入冰封之地。”

  柳通点了点头。

  “我随后就吩咐人手去准备。”

  便在善绝魔君打算休息一下时,忽见不远处扬起了一股风暴。

  “怎么回事?”

  柳通看着这异常的景象,有些失色。

  “黄沙阵!”

  善绝魔君眉目紧皱,倒不是因为他怕了,只是这突如其来的袭击却让善绝魔君有些摸不着头脑。

  此界能够用黄沙阵这等阵法的修士便是十双手也数不过来,可为什么非要在这个时候与他东魔宗为难。

  善绝魔君飞临高空,振臂挥舞,袍服在空中猎猎作响。

  黄沙阵中那飞舞的土龙遭遇重击,空中仿佛有着一只无形的手,锁拿住了土龙的身躯。

  碰的一声。

  土龙分崩离析,黄沙顷刻消散。

  便在这黄沙刚刚散去,视野变得清晰,阵中大股的魔军便冲了出来,向着营地奔腾而来。

  善绝魔君一双眼眸豁然睁大,回身喊道。

  “御敌!”

  只是已经晚了,魔军冲击的速度太快,很快便到了营地边缘。

  便在这黄沙消尽,善绝魔君看见了虎首人身,手握黄角皂罗旗的力神将隔着遥远的距离与其对视一眼,缓缓消失在那风尘之后。

  “张道远!”

  善绝魔君终于知道了是谁在与他东魔宗为难,同时心中有些疑惑,楚湘竹为什么没有事前发来警示的信息。

  她已经被发现了,还是已经叛变了?

  “我不知道的事情,要怎么告诉你?”

  客栈之中,楚湘竹插着腰,大声质问着。

  一旁几个蜜果不知道什么原因被踩碎了,张道远询问的时候,楚湘竹忽然变得很大脾气。

  张道远有些奇怪,楚湘竹是怎么回事?

  难道亲戚来了?

  不应该啊!

  楚湘竹是玄极境的修士,斩断赤龙,不会有着这方面的困扰。

  如果楚湘竹知道此刻张道远在想什么,一定会掐死他。

  不过此刻的楚湘竹,只是单纯的心情不好罢了!

  看见张道远的样子,楚湘竹缓缓叹了一口气。

  “对不起,我心情不好。”

  “心情不好?”

  眼看着楚湘竹走出了客栈,张道远也跟了上去。

  此时外面的雨势已经停止,空气一新。

  楚湘竹缓缓走着,最终停在了一座沙丘之前。她心中有着一股重压,最终还是决定坦白。

  “其实,我最初来黑龙山府,是因为宗主已经算定,我无论胜负,最终都对东魔宗有利。”

  “在我混入黑龙山府的时候,就一直在为东魔宗提供情报。”

  “当然,也没有得到多少有用的情报。”

  楚湘竹怀着巨大的勇气说出这个秘密时,还有些幽怨。

  张道远的咸鱼程度超过了她的预料。与张道远相处,楚湘竹有着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她有些不安,再加上反正也得不到什么情报,不如尽快结束这一切。

  只是,张道远的反应却让她很不欣赏。

  “哦!”

  很平淡!

  这就让楚湘竹很不爽了。

  你这是看不起我血谷灵妃么?

  “你就没有什么要说的?”

  “我早知道啊!”

  过分平静的张道远,让楚湘竹感觉很没有面子。

  “什么叫你早知道?”

  “你现在还是东魔宗的弟子,为东魔宗传递情报有什么不对么?”

  这话太过于理所当然,以至于楚湘竹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最终,她低下了头,坐在了地上。

  “张道远,和你相处,让我有着一种特别的感觉。”

  “什么感觉?”

  张道远有些疑惑。

  这咋就有感觉了呢?

  “别扭、舒服、安心。我年少的时候四处漂泊,后来被宗主欣赏,进入了东魔宗。这些年来,我一直小心翼翼,无时无刻不在算计着。”

  “可是这几天我对你发的火,比我这辈子发的都要多。”

  “这已经不像是我了。”

  “我无比想念以前在东魔宗的日子。”

  此时的楚湘竹万分委屈,甚至眼泪都快出来了。

  “你在东魔宗过得好么?”

  “不好!”

  “那你在我这里过得好么?”

  “好!”

  “那你为什么想念在东魔宗的日子?”

  楚湘竹泪眼模糊,楚楚可怜。

  “因为你是个好人!”

  张道远混了千万年,还是第一次听人家这么形容他。

  “可我已经在黑暗之中沉沦太久了,甚至远远超过在东魔宗的时间。我见惯了黑暗,也熟悉了那些,知道怎么应付。所以,我不想要改变,也害怕改变。”

  说完,楚湘竹站了起来,擦了擦眼泪,似乎已经决定了什么。

  “张道远,我要.......”

  “吾凤族传人,岂能沉沦魔宗!”

  楚湘竹的耳边,忽然响起了女声。

  这声音很是幽远,似乎是从遥远的地方传来,可是语调却很清晰。

  “张道远,你听到了没有?”

  “听到什么?”

  张道远有些奇怪,难道是因为楚湘竹压力太大,幻听了?

  “不要用这么奇怪的眼光看我,我没有疯!”

  “吾凤族传人,岂能沉沦魔宗!”

  又是这么一句话,来来回回地在楚湘竹耳边广播,让她有些恍惚。

  凤族?

  难道说?

  楚湘竹心中很快想到了一个人。

  楚辞!

  传言之中,楚辞不是被冰封了么?为什么楚辞能够传信给她?难道因为冰封之地的大门打开的缘故了么?

  楚湘竹心中改变了主意,看向了张道远。

  一个娇滴滴的女子一脸恳求着望着你,满怀希冀。

  张道远心中一凛,后背出了一层冷汗,有些不自在,心中产生了一个想法。

  这妞是不是要讹我?

  sabcxs/book/96098/494544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