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千三十三章 外焦里嫩

作品:咸鱼的自救攻略|作者:貌似高手|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0-03-26 11:45:45|下载:咸鱼的自救攻略TXT下载
  “啊?阿哑也算联合创始人?他不是一直挂在体外吗?”

  这回连声叔都惊了,他一直以为阿哑保持在体外,只能算临时工呢。

  “当然算了,联合创始人不见得非得进公司啊,创业大佬一个人兼个几十家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很正常,我没这么干而已。”楚垣夕一摊手,“他也拿到过股权意向书,只不过是投资权,那也是联合创始人没错,理论上跟你的身份是一样的。我的看法就是别慌,创业导师也不都是人渣。关键是他有什么套路,是否兜售他的思想。”

  “什么什么?阿哑还有‘思想’?”声叔说话中一脸迷茫。

  “哎呀,就是智商税啊。当创业导师肯定得有自己一套逻辑,不然怎么扯旗放炮立山头啊?这套逻辑就得命名为思想,比如说‘新思想’之类的。”楚垣夕说话中则回忆起原世界中2014年左右他被人拉去听创业导师讲课的场景,实在是非常别致的体验。

  “我靠我靠,新思想?这听着怎么像苏联末期,戈地图搞的那套?”声叔不断摇头。

  其实昨天阿哑的婚礼上他听了一会阿哑的演讲就惊呆了,要多别扭有多别扭,如坐针毡但是不方便离开。然后有特别多的话想说,但是场合又不对,没法说,等到婚礼结束,人家一对新人还要入洞房呢,总不能这时候跑过去喷吧?

  最尴尬的就是阿哑描述到巴人的一段时光,还特别指了指他们桌,被镜头笼罩的时候他就特别万幸,楚垣夕非常激灵没有来,不然就被镜头一锅端了。因此他很理解朱魑为什么形近发火。

  问题是这朋友还怎么做?现在声叔对阿哑的感观可以说是24个小时把好几年的交情都崩坏了。

  好在他们三个情绪还算稳定,这是随着巴人长达两年的高速发展而被动具备的气度,都已经是几百亿大公司的股东了,要是真说起来这只是件小事罢了,只是阿哑这个人太特殊了,所以才会让人窝心,不然肯定心平气和的看笑话。

  主要,声叔还是担心阿哑做坏事,在这一点上他和朱魑还不一样。

  朱魑是害怕别人破坏巴人的声誉,因为楚垣夕还能跑到小康去,杨苑美还能跑到神器公司巴拿拿去,声叔就不用说了,现在已经是内容大拿,只有她自己,没了巴人就什么都不是了!

  而声叔单纯是怕阿哑去干一些缺德的事情。他自己好歹在巴人干了两年,也算吃过见过,当然知道创业导师里面泥沙俱下鱼龙混杂,有高大上的,但是哄钱的居多。

  “哎你不要事先预设立场,人家不是还没开始坑钱呢么?我都说了得看他什么套路。”楚垣夕反过来还要宽慰声叔,“我主要想知道他具体要怎么包装自己,当创业导师肯定是要立人设的,这个人设会不会伤害我们的声誉。以及他用什么套路捞钱,他要是像Qi一样去开训练营那就不算骗。”

  “那怎么可能啊?”声叔庐山瀑布汗,心说阿哑捞钱的套路我是猜不到了!

  旁边的杨苑美想插话想了半天了,而且关注点和声叔明显不同:“如果他真的骗,咱们再发声明?”

  “呃……那就来不及了。”楚垣夕感到十分的被动,“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阿哑最后捞钱的手段还是得卖课,他不太可能真的去做孵化创业训练营之类的,以他的能力肯定还是短视频吸粉,卖课变现这么个流程。但是卖课这个事儿吧,很难定义为骗啊。创业导师、成功学、知识分享这三种形式的核心竞争力都是卖课,你说怎么算骗?我担心的不是这个。”

  杨苑美就好奇了:“那你担心什么呢?”

  楚垣夕心说我担心什么能告诉你么?我特么担心的是他要卖弄的人设会不会伤害我本人的声誉啊!啊——

  就阿哑这点能量,想伤害巴人集团已经很难了,巴人没有对不起他的地方,但是楚垣夕跟他暗地里互相伤害过,所以很难说会不会产生什么不好的影响。

  而且两年前他自己卖课就卖得很high,给巴人赚来很大的第一桶金,这都是阿哑全程近距离围观过哒,何娜美距离更近。

  说不好听点,在卖课方面楚垣夕干的是现场教学的事情,其中有些文案、素材、数据之类的还让何娜美帮着弄过呢。何娜美当时就是巴人娱乐的运营工具人,专门干这种低级的重复劳动,乍一看毫无价值,但现在品一品似乎还有点用咧?

  因此楚垣夕现在也是以尴尬和傻眼为主,但是能怪谁呢?当初好的从来都不教,这类技能则以身体力行的方式手把手教了一溜够,这都是自己曾经造的孽啊!现在到了还债的时间。他心说这二位凑一块难道说互相之间发现了什么化学反应不成?

  “这么说吧,创业导师、知识分享这俩,其实和成功学只是看着像。但是教成功学的,基本都没什么水平,纯忽悠为主,面对的精准用户层次更低,影响非常坏,而且很明显。创业导师和知识分享总得有点东西,纯骗的比较少,就算影响不好也是隐性的。

  问题是,是否坑钱在于怎么卖,卖给谁,以及卖的东西有没有价值。我怕的是他卖课的时候卖的很high,恰了很多烂钱,卖给完全不需要的人,但是课件没东西,名义上是创业导师,实际上变成了成功学的销售。那咱们名声不就遭了?”

  这么糟心的事情楚垣夕实在不想再提了,只能以观后效,让陆羽盯紧着点。

  然而声叔还没打算走,而是拿出手机,跟楚垣夕说:“你让我们体验的这个小康AI群主,也不怎么样啊?它不怎么会聊天啊!根本不像你说的那么健谈。”

  这是楚垣夕给他们预装的一个深度模拟板,让巴人的联合创始人们这几天来体验体验。既然用了巴人的钱进行领投,那么给“投资人”提前看看产品当然是天经地义的,这么牛逼的功能不能自己吹,得给别人体验之后让对方说好才行。

  楚垣夕心说您理解能力不灵啊亲!“我说的‘健谈’不是聊天啊叔儿。你要知道对话机器人是图灵天王的水准,薛明真能解决对话bot我就留不住他了,小康 巴人庙还是太小,容不下这么大的大神。我说的健谈是它发券的时候特别会撩,掌握的推荐技巧好啊。你没感觉吗?”

  “真没感觉!”

  楚垣夕愤愤然:“那你肯定是这几天都没起小康单车!”

  为了搭建这个深度模拟板,小康研发部分也算煞费苦心了,接的是公网服务器,直接拿正式的骑行数据做基础,但券都是虚拟的,或者说小康的运营专员“编”出来的。这样根据体验者的路径,由AI群主去派券,才更接近真实的优惠券获取场景。

  说着,楚垣夕把声叔的手机抢过来,打开一看,“我说,叔儿,你申请券的时候别光申请美食啊。这上哪给你发去?”

  小康AI群主发券主要发的是小康自己以及各个商超的券,美食餐饮是另一个大类,其实这里边就不应该存在,但是考虑到未来兼容本地生活所以也都做在品类里了。

  楚垣夕想到这里赶紧去找研发组确认有没有做选择性开启的功能,这种细节非常考项目经理,因为属于用户体验的范畴。

  用户体验是一个必须换位思考的东西,而且需要在全流程上形成反馈机制,否则功能做的再好都可能适得其反。

  就拿说阿里最近力推的口碑吧,为什么口碑的口碑一直不太成,不是功能不好,而是体验不佳。比如口碑上卖金拱门的优惠券,什么金凤来福鸡排堡之类的,本来能卖二十多的汉堡十块钱一个很美好。然而金拱门老早就断货了,可是断货两周券还一直都在卖着。

  口碑可能会感觉这无所谓嘛,断货了用户退款不就完了?没占上这个便宜而已,又没吃亏?然而这个体验不好的核心之处在于,用户很可能是叠加了别的优惠券买的汉堡券,比如满X减N券,一退货叠加的优惠券就没了。

  这种错漏,在设计功能的时候,项目经理是很难考虑到的,因为甚至不属于外部协调问题,而是合作伙伴不靠谱造成的。

  但是实力甩锅并不能解决用户体验崩塌的问题,所以想要做好用户体验是个细腻而漫长的工作。所谓“产品不断打磨”,一般来说需要不断打磨的都是用户体验。

  金拱门都出场了那好兄弟肯德基不能被落下,体验是一样的糟糕。

  口碑有个新推出的羊毛店,其实就在传统优惠券渠道之上增加了一个新的促销形式,以一种名为“薅羊毛”的线上内容产出羊毛这种特殊货币,用户用现金 羊毛购买优惠券。

  羊毛店里的肯德基早餐券是39元 两公斤羊毛,这本来没什么不好的,比普通消费便宜。但是口碑的普通优惠券销售渠道里也有肯德基早餐,定价正好也是39元整,不需要其它任何货币,同时卖。

  关键是这两个卖早餐的入口,就连产品的图片都没换,一毛一样,这让用户看见了,能有什么体验就不用说了吧?

  这还是金拱门、肯德基这样头部的商家,比一般的商家更正规。可想而是口碑成为打通本地生活的窗口之后的整体用户体验是什么样的。

  这也是为什么口碑还需要打磨的原因——他们打磨的时间虽然也有几年,但是还是太短了。它对标的大众点评打磨的时间足够久,就几乎不出这样的问题。更深层次上看,口碑是在黄团与点评合并的前后脚诞生的,阿里没有通过资本运作得到点评,那就得自己打磨竞品,并且为之付出时间成本。

  小康也是一样,楚垣夕势必不能因为自己曾经做过,这会就不打磨产品了,因为并不是同一批人做的,庙里发了很好的经,被和尚念歪了,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哎你别老说人家口碑怎么怎么样,你小康应该怎么打磨啊?”声叔讲完了自己的体验之后问。

  “小康啊?好办。”楚垣夕胸有成竹,“我决定给予薛建华以首席体验官CCO的头衔,用来解决产品打磨的问题。”

  “靠给头衔解决问题?”声叔心说怎么感觉这么怪呢?他最近非常忙,其中有一个必忙之处就是和马略一起探讨《罗马之敌》后续的情节。结果昨天才刚刚聊到东罗马帝国时期的皇帝科穆宁以发明头衔的方式妄图镇压小亚细亚的一幕。

  那时东罗是又没有粮草又没有兵,类似于在街亭的诸葛亮,小亚细亚的范围大致就是现在的土鸡,不但被异教徒席卷,而且叛乱此起彼伏。

  而科穆宁皇帝派他弟弟伊萨克去镇压给的不是兵马钱粮,而是新头衔“塞巴斯托克拉特”,一个由奥古斯都和国王两个词骈接起来的新词儿。并且认为靠这个头衔就可以横扫小亚,四夷宾服,让敌人心悦诚服。

  结果当然是扑大街了……

  难道楚垣夕也要干类似的事情?

  这段时间小康的云基本上处于按部就班的部署过程中,绝对能够赶得上城市宝藏和健康币上链两个大工程。只不过整个云产业链最近价格上涨,小康算是遭了一点点无妄之灾。

  这个数据中心部署到了张北,和阿里云就伴。张北的气候、环境和条件都是非常合适的,如果不是特殊时期跨省不便,楚垣夕肯定要去实地走一圈,到时候剪个彩之类的,现在只能从简。

  然后23号这天,负责小康公共关系的员工在郑德基金友情指引下已经开始接洽国家专项科技基金的申请事宜,据袁敬所说,以小康之前几次立功,包括打破众创通汇平台的资金转移,还有给有关部门提供社区管控软件的经历,这个申请应该能够有所斩获,建立了良好的预期。

  这样,遭到的一点点无妄之灾应该很快就能回补。

  紧接着,当天晚上,楚垣夕九点来钟正打算看会直播呢,突然平地起风雷。米国那边疯了一样推出了名为“无限量QE”的新一轮大规模救市措施,购买对象甚至包括机构住房抵押贷款,一切彷如07年重现。

  史无前例,而且没有可以参考的对象,这意思就是想怎么印钱就怎么印,没有任何限制,只看联准会的心情。换言之,15号刚印的7000亿$不到10天就不够了,本周先来个一万多亿洒洒水再说……

  楚垣夕揉揉眼睛仔细看,发现自己没看错,几乎全部举措都是信贷支持,不但规模庞大,而且支持种类繁多,然后操作的实质就是把所有债权和票据都打成包买入,什么学生贷、汽车贷、担保贷之类的都有。

  这不就是07年次贷危机里的次级债么?

  想当初奥观海09年上台之后还真的说过类似的话,说07年联准会就应该把所有暴雷的次级债都给买了,危机就没了……

  然而现实是07年快倒闭了接受紧急救助的企业拿着联储印的钱给高管发奖金,进行豪华装修之类的,一张椅子要6000$。并不是说没有椅子值那么多钱,楚垣夕现在屁股底下坐的这张椅子也8000¥呢,但是这是用自己挣的钱买的啊。

  比较起来还是川皇直接给米国人每人发1000$的计划靠谱一点点,相当于两代大统领隔空PK。

  楚垣夕简直被雷了一个外焦里嫩,什么时候以其昏昏使人昭昭的招子被联准会给学了去了?市场缺的是流动性吗?市场缺的是驾驭流动性的信心啊!这时候您搞的什么债务资产证券化?

  联准会这是铁了心了要引导政策市暴涨暴跌,但问题是很抱歉的,这都是我大A股许多年前玩剩下的,现在我们都已经不稀的这么玩了……

  巴人投资的群里一下就热闹起来,梁可年新招的投资专员纷纷各抒己见,并且很快达成共识。

  其中以刘璐的发言最有代表性,然而楚垣夕一脸懵逼,心说刘璐怎么混到这个群里来了?“哎,刘璐是怎么进来的?你们什么情况?”

  刘璐赶紧发笑脸:“人家就想进来分享一下梁总的研究成果,怎么啦?不行我立刻退出。”

  楚垣夕心说您只要不是为了建老鼠仓而钻进来的怎么都好。当然,别说刘璐了,就算巴人投资新招的这些投资专员想建老鼠仓也不容易。

  国朝的基金经理建老鼠仓是有传统的,与老鼠仓齐名的叫做乌龙指,但是那是因为基金经理又定策略又负责交易。巴人投资的交易掌握在楚垣夕一个人手里,梁可年团队只负责研究策略、分析市场,以及提供建议和意见,这些策略不是一定会被执行的。所以万一他们建了老鼠仓但楚垣夕不操作,那就听天由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