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九百六十七章 又是水源

作品:她有一间时空小屋|作者:蜀椒|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0-03-25 08:18:31|下载:她有一间时空小屋TXT下载
  小Z传音芩谷:“掌柜的,我刚刚通过这段时间收集到的数据推衍出一个新的结论……”

  他顿了顿,语气不由得有些沉重。

  芩谷:“什么?”

  小Z:“现在这个小时空恐怕并不是处在人类末世后的重振时期。”

  芩谷心中一动,连手中的食物都忘了吃,连忙传音问道:“不是人类文明的重振时期,那是什么?”

  如果是末世后的人类文明重振时期,就是无论其余的“道”也能在这个世界上得到认可,但是就芩谷所信仰的“天道”仍旧是这里的主体。

  但如果不是,那么就表示芩谷信仰的“天道”恐怕并不一定是这个小时空的主体。

  唔,换句话说。就像是芩谷以前任务的那些小时空中的那些外来入侵势力一样。而现在她就是那个外来势力。

  小Z感应到芩谷的思绪,道:“倒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这里虽然并不是我们天道的主体,但也不是其他道的主体。而是一个道统竞技,百花争鸣的世界。”

  芩谷听到这里,回想之前小Z说过的“所有人都有功德值,都是被道所认可的”的话,恍然:“你的意思是,现在,这个小时空就像是一个竞技场,不同信仰的道在这里各展所长,虽能一桶成为这里的最终规则,那么所代表的道就能成为这里的正统?”

  小Z:“差不多就这个意思。”

  要么成为这里的主导,要么……在无数生命文明的竞技中被淘汰!

  大家还在热切地聊着,不过是从凶兽的问题扯到几乎影响了整个风堡的人物——怀安的身上。

  从大家的聊天内容中,逐渐勾勒出一个心怀天下,救济苍生的高大伟岸人物形象。

  大家争先恐后描述怀安以前的光辉事迹,如果不是原主曾经封印的那段记忆,如果不是之前怀安为了那些强盗来求情,以及他后来试图阻止芩谷攻略原巨蜥谷的话,芩谷也会对这样的人充满敬佩之情。

  当然,现在不管她心中如何着想,并不打算在众人如此高的兴致下泼冷水,说他们最崇敬的人不好的话。

  那样一来,她才刚刚融入的保镖圈子,恐怕大家都会下意识将她孤立起来。

  毕竟一个是切切实实给过他们很多帮助,做出过很多好事的人,而另一个是才刚刚认识的,偏向谁,一目了然。

  …………

  风堡堡主霍平通过望远镜观看数里外兽群的情况,它们也正在修整进食,是将那些死掉的或者受了伤的同伴分而食之。

  而在地平线上又起了一层滚滚黄沙,又有一批新的凶兽加入了兽群?…看来这次的兽潮比以往都有些棘手啊。

  他也很郁闷了,按理说他们的风堡建设的越来越强大,那些凶兽应该知难而退,不敢来犯才是,但是这些集结而来的兽潮却像是遇强则强一样。

  他们更强了,但是它们集结的凶兽也更多,攻击也更激烈了,大有不把他们从这片荒原上拔掉誓不罢休的架势。

  真是奇了怪了啊。

  难道真有什么势力在背后操纵这一切?

  霍平以前就想过这个问题,但是通过好几次兽潮的观察,他并没有看出里面究竟谁在控制这些凶兽。

  它们就像是早就上好了发条,设置好了攻击程序一样,就那么一批有一批地冲到城墙下,疯狂攻击。一波又一波,前仆后继。

  旁边的副指挥官跟他汇报第一波攻击的战况,风堡的伤亡损失,灭杀的凶兽数量,接下来的战斗调整,后勤补给等等。

  末了,副指挥官提到这次加入战团的保镖团队的情况。

  一共有二十七个保镖申请参战,组成了三个保镖队伍。

  他们战斗非常激烈,非常卖力。

  二十多人击杀的凶兽数量几乎占到了城防击杀数量的两倍。

  其中,尤数伍俊芳所在的那支保镖队伍最厉害,击杀了一百多头普通凶兽之外,他们还击杀了四头变异猛犸大象。

  霍平听到这里,下意识重复道:“伍俊芳?”

  尾音微微上扬,带着询问的意思。

  副指挥官道:“嗯,刚才我去统计的时候,听到大家说里面有一个女保镖战斗最为出色,就是我刚才说的那个伍俊芳。这是我从明叔那里拿来的关于她的资料,是两天前才刚刚通过保镖测试的,一百零一的战斗力,从群芳谷来…”

  “群芳谷?”霍平下意思重复了一句。

  副指挥官:“就是以前的伍里庄。如果我们要稳固和天星城的商路的话,就必须以中间的群芳谷和白沙庄作为基点…”

  霍平又“哦”了一声,声音有些淡,这就是他们今后的发展规划。

  这次兽潮之前,这就是他们的规划,不过现在嘛,风堡的生存环境又起了很微妙的变化。

  首先是这次的兽潮,来势汹汹,不仅时间提前了,而且数量也更多,他们能不能安然度过都是一个问题。

  还有一个,那就是,他发现这里的地下河水位变化的比以前都更加明显。

  水位变化直接关系到一两万人的生存,他一直都非常关注这个问题。

  一旦这里的地下河发生转移,那么,他们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城市就像是海市蜃楼一样,说湮灭就湮灭。

  所以,兽潮还没扛过,水位的问题也没查清楚,现在说发展什么的,都太早了。

  或许等战胜这次的兽潮,情况能有所改善吧。

  据他的观测,以往水位每次变化都在兽潮来袭的期间。

  若是他们处于劣势,水位变化更大,更低,当兽潮褪去就恢复正常。

  他觉得,地下水位简直就是一个兽潮的“晴雨表”一样。

  这次的水位波动的最厉害,而且即便他们现在已经战胜了第一波兽潮的攻击,水位也依旧在降低,说明这次情况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危急。

  所以尽管大家此刻心情都非常不错,甚至为这么容易就扛过了第一波攻击而有些兴奋时,他依旧紧绷着脸。

  严令所有守卫者严阵以待,绝不可掉以轻心。